包工头逃走-长途汽车资讯-摇号查询网

包工头逃走时间 : 2012-05-22 08:50:46来源:客运站
火车票在线订票
快速申请信用卡昨天,湖南炎汝高速在建的八面山隧道爆炸事故,调查清理等善后工作仍在进行。工地工人反映,该隧道施工项

包工头逃走

时间 : 2012-05-22 08:50:46来源:客运站
火车票在线订票
快速申请信用卡

昨天,湖南炎汝高速在建的八面山隧道爆炸事故,调查清理等善后工作仍在进行。工地工人反映,该隧道施工项目管理较混乱,工程层层转包。不仅事发时人和雷管、炸药同车进入工地,隧道内还有专门的匝道用于存放炸药。目前,隧道内只发现两具遗体,由于现场负责的包工头事发后逃走,20人的死亡数字仍存疑。
  保险公司称,死伤工人预估将获得共计400余万元的赔款。
  >>现场
  死者家属拜祭亲人
  从株洲市炎陵县龙渣瑶族乡政府进入八面山隧道所在的双奎村,有15公里左右的山路。从13公里外的红星桥村开始,进入双奎村便只有一条窄窄的简易山道,路边多为数十米乃至数百米高的悬崖。
  炎陵县紧急调集了公安、检察院、乡镇等各部门工作人员24小时在上山路口值守,阻止闲杂人员进入。
  昨天上午,试图再次进入现场,在上山处遭到拦截。2个小时后,炎陵县委宣传部负责人赶到后被放行。
  昨天下午1点左右,先后有3批10余名遇难者家属赶到施工现场拜祭亡者。由于隧道尚未开放,数十名武警战士和警察守在隧道口,阻止家属进入,并对他们进行安抚。几名女性家属跪在地上,面朝隧洞,焚烧纸钱,点燃香烛,痛哭失声。随后,他们被带到县城宾馆住下。
  目前,20名遇难者家属均已得到有关方面的妥善安置,善后事宜正在进行。
  据了解,事发后有关部门成立了8个工作组实时应对。目前,事发隧道仍处于封锁状态,等待进一步勘测调查。十三标项目处于停工状态,相关负责人说,将在调查核实后进行整改,再恢复施工。
  >>调查
  层层转包包工头逃走
  2010年开始施工至今,住在工地的工人已换了十几批,总数维持在180人左右,他们被分成开挖、测量、喷浆等多个工种。爆炸中遇难的工人均属于开挖组,由福建籍包工头“老二”管理。
  公开资料显示,八面山隧道所属的炎汝高速第十三标段发包方为炎汝高速公路有限公司,由中铁三局第五分公司承建。在实际操作过程中,该标段工程被层层转包,实际施工方资质不明。
  目前,100多名工人仍被要求居留在简易工棚内,被警戒线拦住。由于更换频繁,现有工人说不清第十三标段的管理情况。一领班说,在项目部之下有3个大老板,每个大老板下面有若干包工头,包工头下面又有队长、领班。
  工人们说,“老二”为人苛刻,对工人管理混乱。爆破后清渣时,有大量施工机械进入现场,但为了赶工期,“老二”经常要求换班的挖掘工们继续工作,留下安全隐患。
  此次爆炸发生时,“老二”和另外一人正在隧道口。工人说,听到爆炸声后,“老二”带着父亲、兄弟和妻子逃走,与其关系较近的几名主管也随之离开。目前,“老二”仍在逃。
  人和炸药同车是常态
  据重伤工人王庭斌在内的多名目击者介绍,事发时,农用车载着工人、炸药和雷管一起进入隧道,当时车上至少有十几个工人。农用车开至施工地点不远处便掉头倒车,“车没停稳,人还没下车就爆了。”
  上述情况未得到官方证实,当地一位宣传官员说,“只能说没有雷管的话,炸药不会轻易爆炸。”
  但现场数位工人讲述了工地对炸药管理的混乱景象。
  据工人们介绍,施工过程中,人和炸药、雷管混装的现象极其常见。提到事故中运载炸药的汽车,工人和周边村民都用“烂车”来形容。一工人说,除了拉炸药,这辆小四轮农用车平常主要用于运送喷浆料。“有时炸药用铲车运进去,雷管用摩托车送。”
  在距离工地约1公里的山背后,有一个独立的炸药库,由一名中年男子看管。昨天,两名警察守在炸药库门口。当地村民证实,小农用车几乎每天都会从炸药库运炸药到工地,装卸工人就坐在车上,是否同车运载雷管则不得而知。
  炸药雷管存放隧道内
  八面山隧道有东西两个隧洞,爆炸的为东侧隧道。包括王庭斌在内的多位工人证实,西侧隧洞距离洞口100多米处,有一个专门用于存放炸药的匝道,雷管则用铁箱子装着存放在附近。“每天的炸药根本用不完,都是包工头图省事。”有工人猜测,按照流程,工人们当天正是从匝道内将炸药装上车,又捎上雷管,乘车前往隧道深处时出事。
  王庭斌还透露,在工人打炮时,炸药和雷管经常一起堆放在施工处,不会分开存放。
  一名吴姓工人说,炸药管理失范在工地内不是秘密,曾有多人向包工头反映,但未得到及时处理。
  因为担心出事,上一批以贵州、湖北人为主的开挖工人一个月前开始陆续有人离开,此后有广西工人前来顶替。
  >>理赔
  死伤者将获赔400万元
  初步核实,此次爆炸共造成20人死亡,包括10名广西人、8名贵州人、1名湖南人和1名福建人。其中,8名贵州人均来自黔东南州锦屏县,互为亲戚关系。
  泰康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透露,经调查确认,在此次事故中出险的人员均为该公司团体保险客户。客户单位于2010年投保了“泰康建筑工程施工人员意外伤害保险(192)”及“泰康建筑施工人员意外伤害医疗保险(193)”,事故发生属实,在保险责任内。初步核实事故预估赔款共计400余万元。
  >>质疑
  18名遇难者遗体未找到
  现场工人及救援人员透露,事发后,搜救人员曾6次冒险进入隧道,最终发现两具遗体及农用车的保险杠和一个轮胎等残骸。
  据了解,其余18名遇难者遗体尚未发现,在现场甚至未找到其他任何人体组织。有知情者说,在当时的情况下,240公斤炸药能否让18名工人瞬间“灰飞烟灭”,目前有关专家仍在进一步调查取证中。
  相关负责人说,遇难者身份仍在核实。由于工人更换频繁,相互并不熟识,了解情况的包工头已经逃走,死亡人数是根据项目部提供的上工名单确定的。“随车进入隧道的工人具体人数不确定,东西两个隧洞之间有匝道相通,当时情况混乱,不排除有其他意外情况出现。在核实清楚前,这18名工人应定为失踪较为合适。”上述负责人说。
  >>讲述
  被电击醒后逃生
  此次事故中,有两名负责测量的工人受伤。事发后,重伤者王庭斌从炎陵县人民医院转至湖南省人民医院抢救。昨天,在湖南省人民医院心胸外科重症监护室内,满身伤痕的王庭斌躺在病床上痛苦地呻吟。
  据王庭斌介绍,19日早上,他和工友骑摩托车进入离隧道口约1800米处作业。约半小时后,运载炸药的农用车开进来,调完头往里退,“离我三四米远的位置,突然爆炸。”
  王庭斌说,一声巨响后,他晕倒在隧道内,之后感觉身体一跳,“好像是上面的高压线掉下来,电把我打醒了。”王庭斌恢复意识后发现隧道内一片漆黑,他摸索着找到一把手电筒,“我大喊有没有人,一名工友回应了我。”二人相互搀扶向外走了约300米,王庭斌浑身是血再也动弹不得,工友赶紧跑出隧道叫来救援。“我坚持让自己保持清醒,但身上太疼了,到县医院我就失去了知觉。”
  湖南省人民医院心胸外科透露,王庭斌头部、手臂、腰背、大腿等多处爆炸伤,肺部有挫裂伤,并有淤血和积水,“几乎从头到脚都是伤。”王庭斌的父亲说,王庭斌右大腿上被炸出一个直径近2厘米的大洞。
  昨天下午5点左右,几名医生为王庭斌换药后告诉家属,王的病情有所好转,但伤口有部分感染,仍未脱离危险,需留在重症监护室观察。
  会陪孩子坚持下去
  前天下午3点半,王庭斌的父母赶到长沙。
  昨天,两人已经20多个小时没合眼,仍不肯离开病房半步。说起儿子,徐女士泣不成声。徐女士说,王庭斌刚到炎陵工作一个多月。上周六晚上,她像往常一样给儿子打电话,却听到儿子出事的消息。她和丈夫立刻赶到长沙,“没想到孩子伤得这么重,我们不知怎么办才好。”
  据徐女士介绍,王庭斌今年23岁,湖北恩施人,毕业于当地一所交通中专,专业就是路桥测量,“他喜欢干这个,有亲戚给介绍别的工作,一个月能挣一万多他都不去。”徐女士说,王庭斌既孝顺又独立,她和丈夫常年在福建打工,家中尚有80多岁的二老和刚上初中的女儿。为减轻家庭负担,王庭斌中专毕业后就在外面工作,还自己赚学费念大专。
  昨天下午,王庭斌的父亲在协助医生给王庭斌换药后走出病房,他含着泪说,“万幸的是捡了一条命回来,我们会陪着孩子坚持下去。”

本站文章均转载各地政府部门摇号官网及网络收集,不代表摇号查询网立场,文章仅为了方便大众,未做任何商业用途,如若需要删除,请联系本站;本站文章地址:https://www.you123.net/30053.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